辽宁省团校
首页团校简介团校新闻领导讲话理论研究培训工作网上团校规章制度在线资源招生资源学员心声资料下载
※ 当前位置: 首页>>理论研究>>青运史研究>>正文
团课 第5讲 改名: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2014-08-17 19:07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1923年8月20日至2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代表30人左右,代表全国2000名团员。大会完全接受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会议通过了团中央组织法、《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修正章程》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大会选出了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邓中夏、施存统、刘仁静、夏曦、卜世奇、林育南、李少白7名执行委员和恽代英、梁鹏云、李求实、张秋人4名候补委员组成。会后施存统因病提出辞职,恽代英递补为执行委员。9月29日,青年团中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了团中央委员的分工,决定由刘仁静、林育南、恽代英、邓中夏4人组成,刘仁静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团中央总书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已经形成。青年团按照党的三大精神,积极投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斗争第一线,协助中共积极参与改组国民党的活动,动员知识青年勇跃报考黄埔军校,发动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平定杨希闵、刘震寰武装叛乱。在两次东征讨伐陈烱明、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作战中,充分发挥了团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为北伐战争的前期准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四大的会议精神,动员全团行动起来迎接北伐战争的革命高潮,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中共四大闭幕的第四天——1925年1月26日在上海召开了全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代表为18人,特请列席3人,特准傍听2人。代表全国团员2400人。由于中共四大通过的《对于青年运动的决议案》为这次会议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这次会议对团章进行了第二次修改,同进制定通过了团的各级执行委员会的组织法。最后依照团的第二次修正章程的有关规定,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中央委员9人、侯补中央委员5人组成。在团中央三届一中全会上,张太雷、任弼时、恽代英、贺昌、张秋人5人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张太雷担任总书记。不到半年,因张太雷等中央局成员工作调动,在当年7月中央局成员调整为任弼时、恽代英、贺昌、林育南、刘昌群5人,任弼时担任总书记。 

这次大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中国革命的发展要求,决定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名为庄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会议通过的《大会宣言》郑重宣告:“我们的第三次全国大会中间,我们决议不再滥用以前那种不甚合当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名称,我们相信为要促成中共的革命运动必须引导中国青年认识而且信赖无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用不着隐讳我们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主张。共产主义是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反革命派的最恐怖的名词,我们正应当狠(原文如此—作者注)勇敢揭示我们共产主义的真面目,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发抖。”

青年团三大闭幕后,广大共青团员以高昂的革命的热情和崭新的姿态,成为推动大革命高潮到来的重要先锋力量。在这个时期,党中央在解决青年工作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或做出有关青年工作的重大决策时,经常要听取共青团的意见,共青团也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主动争取党的领导。为了加强和壮大党的力量,团组织不仅将合乎党员条件的团员输送给党组织,而且还不断地将团的各级领导干部输送给党。从1925年1月至1927年5月,就有8名团中央委员调到党中央机关或各级党部工作。这些情况表明青年团三大以后,正确的党团关系已经初步形成。(常家树撰稿) 

 

关闭窗口
通知公告
团课 第1讲 新文化运动与五四风...
改革开放30年共青团工作经验探析
百年青运展
五四时期的留学生对新文化运动...
法国青年骚乱的动因_影响与警示
辽宁青运史工作的改革与发展
团课 第7讲 大革命失败后的关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辽宁省团校